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广告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注册彩金 > 正文

风知道名字

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采集侠 时间:2018-05-03

原标题:风知道名字


风知道名字



 
 
 

风知道名字



 
 
 

  ◎丁小龙

  上篇

  在凤琴五十八岁生日这晚,女儿蕊蕊特意给她准备了一个生日蛋糕。她埋怨蕊蕊花冤枉钱,因为这二百多块钱抵得上全家人一个月的早餐钱。自从来到城里后,凤琴学会了这种快速的转换法,任何不符合她心理预期的花销都是变相的浪费。刚开始,她还会嘟囔女儿大手大脚,不懂得节俭,然而蕊蕊从来不把她的劝诫放在心上。再者,自己花的也都是女儿的工资,也不好说什么。毕竟女儿有了固定的经济基础,再也不是那个依赖她的小姑娘。凤琴所能做的就是帮女儿照顾好外孙卡卡,帮女儿做好早餐与午餐,帮女儿打扫好房间,就这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也能为蕊蕊省上一大笔开销。至少我还是有用的,面对镜中衰老的脸,凤琴经常如此安慰自己。

  吃完蛋糕后,女婿陈州抱着卡卡去玩拼图游戏,这可能是一天中最平静放松的时刻。凤琴看着认真游戏的外孙,满心欢喜,因为卡卡和他的舅舅,也就是自己儿子岗岗越来越像,眉宇之间几乎是儿子小时候的翻版。然而,岗岗已经有半年多没和她说话了。他不接她的电话,也不回她的短信,上个月,他在微信上拉黑了她。可每天晚上临睡前,她都会习惯性地点开儿子的头像,希望突然收到他的消息。她并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——儿子都三十五岁了,还是单身,督促甚至说命令他结婚是自己作为母亲责无旁贷的义务,也是权力。然而,在一场争执中,她出手打了儿子,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她。她想对他说抱歉,又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。其实,在凤琴眼中,整个世界都有需要矫正的部分,而自己早已没有那么大的热情。

  清洗完餐具后,凤琴回到房间,平躺在床上,开始浏览手机上的各种新闻,然后在微信上和自己的姐妹们视频聊天。这也是她与外界保持联系的少有途经。虽然在城里住了快五年了,还是没有认识几个真正能说话的人。她宁可整天待在这间位于三十层高的房子里,也不愿意多出去走动,更不愿意认识这座庞然大物式的城市。除了几次郊游,以及楼下的超级商场,凤琴再也没有去过这座城市的其他地方——她对这座城市的认识更多来自于新闻和网络,而《城市快报》是她每天都不会落下的电视栏目。

  她从小的梦想就是成为城里人,然而在城市生活了这么久之后,她却心生恐惧,因为自己永远也不可能成为城里人,与此同时,自己距离农村的生活也越来越远。她经常梦见自己走在高空的钢索上,稍不留神,便会堕入深渊,粉身碎骨。唯一庆幸的是,每次在坠落的时候,她都会从梦中惊醒。她从来没有把这个梦告诉过任何人。当然,也没有人愿意聆听她的梦。不,有一次,她把这个梦讲给了外孙,那是在他只有两岁的时候。

  临睡前,女儿来到了她的房间,关上门,脸上挂着古怪的笑容。凤琴放下手机,坐在床上,问蕊蕊有什么事情。女儿从口袋中掏出了一沓钱,塞给凤琴后,说道,妈,这两千块钱,你拿着。凤琴有种不好的预感,因为上个星期,蕊蕊刚给过她零花钱,但她也不拒绝,把钱放到了靠床的抽屉里。接着,女儿又说道,妈,和你商量个事情。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,还没等她开口,凤琴就明白了她的用意,说道,我过几天就走,卡卡也长大了,晚上和你们睡在一起也不好。女儿的脸刷地变红了,吞吞吐吐道,妈,等以后换了大房子,再接你回来。凤琴说,不用了,我也想早点回老家了。之后,母女俩无话可说,而窗外的夜色也变得深沉静谧。

  女儿离开后,凤琴从抽屉中取出钱,数了数,之后,放到了自己的包中,然后才关掉灯,黑夜也瞬间进入她的体内,灌入她的骨骼。她早已经预料到这一天的到来。然而,当这一天真正来临时,她还是禁不住在夜里默默哭泣。要是老伴在身边该有多好,至少有个人可以聆听她心中的苦涩,会握着她的手,宽慰她,告诉她不要害怕。如今,她只能独自消化这份苦涩。她盯着窗外的黑夜,幻想自己有双翅膀,这样就不会坠落,不会死无葬身之地。

  凤琴非常理解女儿的处境,这也是她不得已的选择。毕竟这是女儿的三口之家,自己只是暂居于此的客人,或者说是佣人。她早已在女婿的眼中看到了闪烁其词的厌倦,要不是为了外孙,她早都拎着包,离开这座恼人的城市。当时请她来看孩子时女婿的诚恳,更让他如今的冷漠显得刺眼。凤琴并没有为此多说一句话,她只是吞咽下所有的委屈,扮演出贤惠温良又任劳任怨的家长形象。如今,他们不再需要她,也给她找好了足够的台阶下,女儿允诺每个月给她卡上打五百块钱,以此作为生活费。

相关文章:

网友评论: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分类


Copyright © 2002-2021 澳门.永利资讯 版权所有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