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广告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永利开户 > 正文

陈榕答王峰十问:我为什么要坚持做区块链操作

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采集侠 时间:2018-03-26

微信社群:3点钟火星财经创始学习群

对话嘉宾

陈榕:亦来云创始人、策划人,亦来云基金会理事长。

陈榕是清华大学计算机系七七级学生,先是在美国伊利诺伊大学研究了七年操作系统,随后又在微软总部八年参与了Windows操作系统底层模块的开发,回国后一心做操作系统苦熬17年。2017年5月,作为联合创始人参与策划成立亦来云(Elastos)基金会,支持亦来云——区块链驱动的互联网项目。

王峰:火星财经发起人,蓝港互动集团(HK.8267)创始人,极客帮创投合伙人,曾任金山软件高级副总裁。

昨夜,亦来云创始人陈榕可能捅破了那层窗户纸——面对王峰十问,他首次完整、系统地阐述了自己为什么要做区块链的操作系统。这位曾深度参与微软Windows底层模块开发的程序员,凭借34年对操作系统的执念,虽然几度功败垂成,却因区块链的到来,很可能把握住了从底层重构互联网的机会。这也可能是区块链世界里的最大机会。

第一问

王峰:我还是称呼您为陈榕老师吧。不如我先问您一个当下大家最关心的问题。您做了亦来云公链,按说您该是链圈的人,但我认为真正理解区块链的人是链圈币圈越来越难分开说。昨天,以太坊跌破到了3000块人民币,一天就跌了16%。虽然今天有所反弹,但过去2个月全球区块链数字货币市场确实陷入了熊市。您认为造成如此快速下跌的根本原因是什么?有想过以太坊如果跌到1000元人民币怎么办吗?会不会造成币圈的彻底崩盘?

对于近期的市场行情,很令人担心。近3个月的市值波动看,NEO从176亿美元跌到55亿美元;Qtum从64亿美元跌到8.7亿美元;Tron则从130亿美元跌到16亿美元。您的亦来云,从5.31亿美元跌到2.07亿美元。作为区块链行业的从业者,您看到这一幕心情如何?

陈榕:我从1984年开始做操作系统,到今天三十四年了,差不多是中国最老的几个做操作系统的人了。

最近的币价下跌,其实很大原因和前不久快速的上涨有关系。大家也知道这个有一千多种Token,但是真正有技术含量,或者有流量的其实并不多。

有人讲,曾经的移动互联网时代,是做流量;如今的数字Token时代,要做协议。从我过去十八年创业的经历来看,其实做技术、做协议,是非常非常悲观的。我并不认可说,以太坊是在做协议,其实比特币和以太坊还是大量在做用户。

比特币从2009年上线到2012年,市场的刚需逐步被人发现,到2013年迎来了第一次的浪潮。之后像以太坊是来自于比特币的融资,以致于以太坊后来成为很多ICO的融资渠道。这些其实都是大量流量的结果,也就是要有人用,导致了一些刚需。

我觉得中本聪的发明很伟大,以太坊的智能合约其实也非常出色,概念很好,也解决了世界上非常重要的难题。但从代码量,从编程的协议质量来看,相对TCP/IP,也并不见得要难多少。

技术是支撑流量的,没有流量的技术,其实很难很难兑现。所以我觉得,最近很多区块链的创业公司一开始定位在做协议、做技术,跟我2000年回国犯了同样的错误。当时我回国时,觉得用C++重写到.net,才会有重大的科技进步,所以我就致力于做这件事儿,没有太关注市场,最后教训是非常惨痛。

今天的很多区块链创业公司其实犯了同样的错误,一开始去改进以太坊,改进比特币。不是说改进没有意义,但没有客户,其实没有前途。

至于亦来云的币价,我从来不看,其他的几个币价,我也不看。眼不见心不烦,我们的工程还是比较顺利的,所以我觉得我们能够度过寒冬。寒冬来了,很多ICO回归也正常,大家早期太高估了区块链的作用。

第二问

王峰:我虽然之前没有见过您,但您一大批好朋友常常提起您,十分不易,技术超牛,却找不到自己切入市场的最好机会,回国十七年,Windows2000之后微软就疲惫了,后来又是嵌入式OS,Web起来后几乎没有人关心操作系统,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,城头大王旗是Apple和Google。有没有感觉到总是生不逢时?做了那么多年操作系统,好不容易赶上区块链这趟车,追上去的时候却发现,和年龄小两轮的技术创业者比,公司市值还有不小差距,您心里有一点点落差吗?

此外,我听说能做公链开发的人非常稀缺,今天市场这么冷,会担心核心技术团队不稳定吗?

null

陈榕:我不看币价,也不看年龄。另外,我觉得其实有一些经验还是蛮有用的。

网友评论: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分类


Copyright © 2002-2021 澳门.永利资讯 版权所有

Top